哮喘儿童Hp感染发病情况及对哮喘控制效果的影响

更新时间:2020年01月20日阅读量:809下载量:360下载手机版

作者: 何倩倩 黄晗 梁利红 许丽萍

作者单位: 450000河南郑州,郑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河南省儿童医院/郑州儿童医院呼吸内科

关键词: 哮喘 幽门螺杆菌 免疫功能 哮喘控制

DOI:10.3969/j.issn.1004-5511.2019.06.007

引用格式:何倩倩, 黄晗, 梁利红, 许丽萍. 哮喘儿童Hp感染发病情况及对哮喘控制效果的影响[J]. 医学新知, 2019, 29(6): 607-610. DOI: 10.3969/j.issn.1004-5511.2019.06.007.

摘要|Abstract

目的  调查哮喘儿童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Hp)感染情况,并探讨Hp感染对匹多莫德控制哮喘效果的影响。方法  选取2015年9月~2018年9月我院收治的118例哮喘儿童为研究对象(哮喘组),另选取同期来我院体检的100例健康儿童为对照组,比较两组Hp感染情况。根据Hp是否为阳性,将哮喘组患儿分为哮喘感染Hp亚组和哮喘未感染Hp亚组。比较哮喘感染Hp亚组和哮喘未感染Hp亚组外周血T细胞亚群及血清细胞因子水平,常规治疗基础上加用匹多莫德治疗12周后,比较两亚组哮喘控制情况。结果  哮喘组Hp感染率为38.14%,显著高于健康对照组(P<0.05)。哮喘感染Hp亚组Th1、Th1/Th2分别为(12.37±1.53)%和3.79±0.42,低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Th2、Th17和Th17 /Treg分别为(3.26±0.73)%、(8.57±1.02)%和4.12±0.65,高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哮喘感染Hp亚组血清IL-2和INF-γ水平分别为(20.15±3.82)ng/ml、(14.28±4.42)ng/ml,均低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IL-4、IL-5、 IL-17和 IL-25水平分别为(48.28±7.27)ng/ml、(83.15±10.73)ng/ml、(81.53±9.64)ng/ml、(43.48±6.77)ng/ml,均高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经治疗,哮喘感染Hp亚组哮喘控制率为76.09%,低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哮喘儿童Hp感染发生率较高,Hp感染会导致机体免疫功能紊乱,促进哮喘发生,并且降低哮喘控制效果。

全文|Full-text

支气管哮喘是一种由中性粒细胞、嗜酸性粒细胞、T淋巴细胞、肥大细胞等多种细胞共同参与所致的慢性气道炎症疾病,以可逆性气道通气受限为特征,临床主要表现为胸闷、气短、喘息、咳嗽等症状。儿童是支气管哮喘的易发群体,患病率约为0.2%~2.5%,其发病机制较复杂,目前尚未完全阐明[1]。幽门螺杆菌(Helicobacter pylori,Hp)属于微需氧的革兰阴性菌,在胃部和十二指肠等部位生存,会引起消化道各种疾病[2]。近些年有研究认为Hp感染与哮喘的发生有一定关系。Hp感染后可能通过病原相关分子结构与模式识别受体结合,对机体免疫功能造成影响[3]。匹多莫德是由人工合成的免疫调节剂,通过刺激非特异性自然免疫,增强NK细胞功能,抑制T淋巴细胞凋亡,从而增强机体抗菌和抗病毒能力[4]。本研究旨在调查哮喘儿童HP感染情况,并探讨HP感染对匹多莫德控制哮喘效果的影响,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5年9月~2018年9月期间我院收治的118例哮喘儿童为研究对象(哮喘组),其中男62例,女56例,年龄6~14(9.62±2.25)岁,体质量指数(body mass index,BMI)18.64~25.09(21.75 ±2.98)kg/m2,病程5~20(13.28±4.83)个月;发作期46例,缓解期72例;轻度哮喘68例,重度哮喘50例。另选取同期来我院体检的100例健康儿童为对照组,其中男56例,女44例,年龄5~14(9.14±2.56)岁, BMI 18.92~25.11(22.03±2.57)kg/m2。两组在性别、年龄、BMI等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本研究经本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同意。

   哮喘组纳入标准:①符合儿童哮喘诊断标准[5];②年龄5~14岁;③Hp测定前30d内未使用抗生素药物治疗;④对本研究所涉及药物无过敏反应;⑤受试者家属均知情,并自愿签署病人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①肝肾功能异常者;②身体发育异常,与年龄不相符者;③治疗前30d内使用过抗生素或免疫调节剂治疗者;④合并免疫功能缺陷、先天性心肺疾病、肺结核和气管异物者。

1.2  治疗方法  哮喘组患儿进行常规对症治疗,哮喘间歇期和轻度持续状态患儿雾化吸入糖皮质激素鼻喷剂治疗,哮喘中、重度持续状态给予抗感染以及糖皮质激素治疗。另外,在此基础上给予匹多莫德胶囊(南京海辰药业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90359)0.4g口服,每日1次,持续治疗12周。

1.3  观察指标  Hp测定。于空腹状态下服用14C胶囊,静坐25~30min后,采用HUBT-20型Hp检测仪(深圳市中核海得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行呼气试验检测14C含量。14C-UBT>100 dpm/(mmol,CO2)视作Hp阳性。根据Hp是否为阳性,将哮喘组患儿分为哮喘感染HP亚组和哮喘未感染HP亚组。

外周血T细胞亚群检测。采集哮喘组患儿空腹肘静脉血3~4ml,加入淋巴细胞分离液后,按照说明书操作步骤梯度离心,将悬浮于中间层的单个核细胞抽取出来,获得外周血单个核细胞标本。采用CytoFLEX型流式细胞仪(贝克曼库尔特)检测单个核细胞标本中辅助性T细胞1(T helper cell 1,Th1)、Th2、Th17和调节性T细胞(Regulatory cell,Treg)细胞水平,荧光标记的单克隆抗体均由北京索莱宝科技有限公司提供。

血清细胞因子水平检测。采集哮喘组患儿空腹肘静脉血3~4ml,3000rpm离心10min,收集上清,采用双抗体夹心酶联免疫吸附法检测血清白细胞介素2(Interleukin-2,IL-2)、γ干扰素(Interferon γ,IFN-γ)、IL-4、IL-5、IL-17、IL-2水平,试剂盒均由武汉伊莱瑞特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提供。

   哮喘控制效果。采用儿童哮喘控制测试(child asthma control test,C-ACT)问卷检测,包括7个问题,每个问题5个选项。总评分≤19分,哮喘未得到控制;20~24分,哮喘得到良好控制;≥25分,哮喘得到完全控制。

1.4  数据分析  采用SPSS 20.0软件处理数据。计量数据用平均数±标准差xˉ±s表示,使用t检验进行分析,计数数据采用χ2检验进行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哮喘组和健康组儿童Hp感染情况比较  见表1。

1.png

2.2  哮喘感染Hp亚组与未感染Hp亚组外周血T细胞亚群比较  见表2。

2.png

2.3  哮喘感染Hp亚组与未感染Hp亚组血清细胞因子水平比较  见表3。

3.png

2.4  哮喘感染Hp亚组与未感染Hp亚组哮喘控制效果比较  见表4。

4.png

3  讨论

支气管哮喘是一种慢性气道炎症疾病,患儿一般伴有平滑肌痉挛、收缩,气道分泌物增多。其发病机制较复杂,目前尚未完全阐明,可能与免疫、遗传、神经内分泌等因素有关[6]。免疫功能异常被认为是儿童发生哮喘的最主要原因,由Th1和Th2免疫细胞比例失常引起。Th2细胞可诱导体液免疫反应,促进肥大细胞和嗜酸性粒细胞数量增加,而肥大细胞能促进IgE合成,诱导哮喘发生。Th1可诱导细胞免疫反应,并抑制Th2细胞功能,所以当Th1减少,Th2增多时,Th1/ Th2平衡被打破,体液免疫占主导作用,IgE合成增多,支气管平滑肌痉挛,促进哮喘发生[7,8]。

Hp是生存于胃部和十二指肠等处的革兰阴性菌,能通过病原相关分子结构与模式识别受体结合,导致机体发生病理变化[9]。有研究显示,Hp可与Toll样受体结合,刺激免疫细胞(巨噬细胞、树突状细胞等)启动免疫应答,在此过程中,机体T淋巴细胞亚群中细胞比例以及分泌的细胞因子含量均受到影响,所以许多学者认为儿童哮喘的发生与Hp感染存在一定关系[10]。本研究通过检测哮喘儿童和健康儿童Hp感染情况,发现哮喘儿童Hp发病率明显高于健康儿童,与童鹏[11]等的研究结果一致。

由于免疫功能变化是联系哮喘和Hp感染发病的关键所在,本研究针对哮喘组感染Hp和未感染Hp儿童外周血T淋巴细胞亚群水平进行检测,结果显示,哮喘感染Hp亚组外周血Th1、Th1/Th2低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Th2高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这提示Hp感染可抑制Th1型免疫反应,促进Th2型免疫反应,从而诱导哮喘发生。Th17是一种分泌IL-17和IL-25的T细胞亚群,通过炎性细胞的介导参与炎症反应,促进哮喘发生,而Treg细胞作为调节细胞可抑制Th17功能,两者为一对相互抑制的T淋巴细胞亚群[12]。本研究结果显示,哮喘感染Hp亚组外周血Th17/Treg较哮喘未感染HP亚组明显升高,说明Hp感染使机体向Th17的免疫应答方向发展,有助于哮喘的发生。同时,本研究对各类免疫细胞分泌的细胞因子水平检测结果显示,在哮喘感染HP亚组中,由Th1细胞分泌的IL-2、INF-γ水平明显较低,由Th2细胞分泌的IL-4、IL-5水平和由Th17分泌的IL-17、IL-25水平明显较高,与外周血T 淋巴细胞亚群检测结果一致,进一步说明Hp会引起患儿机体免疫功能紊乱,加重哮喘严重程度。既往研究认为,Hp感染可降低哮喘发病风险,其机制可能如下:①Hp能抑制食管反流,减少反流物进入肺部刺激气道,从而降低哮喘发生率;②支气管和食管均受自主神经支配,胃酸可刺激黏膜神经,使气道阻力增加,引发哮喘,而Hp可降低此类反应,从而减少哮喘发生[13]。本研究结果与既往大部分研究结果相悖,分析原因可能是哮喘患儿早期感染Hp,可诱导Th1相关免疫炎症反应,起到哮喘保护作用,但随着Hp的持续感染,患儿机体免疫功能紊乱加重,从而引发哮喘,且难以治愈。

匹多莫德属于二肽类免疫功能调节剂,可作用于免疫反应不同阶段,不仅能刺激非特异性免疫反应,还能调节机体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功能[14]。雷春霞[15]等研究认为,匹多莫德可增强Th1细胞型免疫应答,抑制Th2细胞型免疫应答,IL-4由Th2细胞分泌,可抑制IFN-γ产生,诱导分泌型IgE增多,所以匹多莫德能抑制IL-4表达,促进IFN-γ等Th1细胞分泌细胞因子表达,使脾脏淋巴细胞增殖能力变强。C-ACT是判断哮喘是否得到控制的量表,信度效度较高,其总得分与哮喘儿童病情严重程度密切相关,总得分越高,哮喘控制效果越好[16]。本研究在常规治疗基础上采用匹多莫德治疗哮喘组儿童,治疗12周后发现,哮喘感染Hp亚组哮喘控制率低于哮喘未感染Hp亚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说明哮喘未感染Hp的患儿哮喘控制效果较好,Hp感染对哮喘的治疗具有一定抵抗作用,这可能与持续的Hp感染会加重患儿机体免疫紊乱有关,使哮喘治愈更为困难。所以针对伴有Hp感染的哮喘患儿,除了进行哮喘治疗外,还应采用质子泵抑制剂联合抗生素和益生菌治疗以根除Hp,从而更好控制哮喘。

参考文献|References

[1] 宋芬乐, 成焕吉, 李艳春,等. 支气管哮喘儿童哮喘控制与治疗现状的临床观察[J]. 中国妇幼保健, 2016, 31(9):1891-1893.

[2] 杨敏, 陈艳萍.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儿童支气管哮喘发病的相关性研究[J]. 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 2014, 23(6):712-714.

[3] 莫丽亚, 付婷, 王翎.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支气管哮喘发生相关性的荟萃分析[J]. 中国临床医生杂志, 2016, 44(5):32-35.

[4] 赵力力, 张至大, 侯红颜,等. 匹多莫德对儿童哮喘患者血清IL-4、IFN-γ和IgE水平的影响及疗效观察[J]. 中国临床研究, 2016, 29(1):65-67.

[5] 陈育智. 儿童支气管哮喘的诊断及治疗[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 2010.

[6] 刘钢, 李萍萍, 李然然,等.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儿童哮喘发病的关系及对免疫功能的影响[J]. 现代生物医学进展, 2017, 17(15):2961-2964.

[7] 吴莹. 儿童哮喘与幽门螺杆菌感染的相关性分析[J]. 海南医学院学报, 2016, 22(13):1429-1431.

[8] 彭丽琨, 张翠香, 陈泽莹,等. 支气管哮喘患儿体内体液免疫及细胞免疫功能变化分析[J]. 医学综述, 2017, 23(9):1847-1850.

[9] 李慕然, 刘艳迪, 唐涛,等. 幽门螺杆菌和慢性胃炎胃黏膜病理变化的关系研究[J]. 天津医药, 2015, 43(1):54-56.

[10] 刘军, 罗泽宇, 魏子玄,等.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支气管哮喘关系的meta分析[J]. 解放军医药杂志, 2014,26(10):70-73.

[11] 童鹏, 王林中. 哮喘患儿幽门螺杆菌感染情况筛查及其与病情的相关性研究[J]. 海南医学院学报, 2016, 22(3):276-279.

[12] 袁颖志, 贺宇彤, 吴成,等. Th1/Th2/Th17/Treg对鉴别儿童支气管哮喘与单纯性肺炎的意义[J]. 河北医药, 2016, 38(9):1285-1288.

[13]刘军, 罗泽宇, 魏子玄, 等. 幽门螺杆菌感染与支气管哮喘关系的meta分析[J]. 解放军医药杂志, 2014,26(10):70-73.

[14] 王福文, 徐前, 赵秋红,等. 匹多莫德对儿童哮喘控制的影响研究[J]. 中国妇幼保健, 2015, 30(20):3430-3431.

[15] 雷春霞, 王石. 匹多莫德联合孟鲁司特钠治疗儿童支气管哮喘的临床观察[J]. 中国药房, 2016,27(29):4142-4144.

[16] 宋芬乐, 成焕吉, 李艳春,等. 支气管哮喘儿童哮喘控制与治疗现状的临床观察[J]. 中国妇幼保健, 2016, 31(9):1891-1893.


热门文章

《医学新知》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主管,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和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医药卫生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综合性医学学术期刊,国内外公开发行。

官方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