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领域一次研究和二次研究的方法学质量(偏倚风险)评价工具

更新时间:2021年02月20日阅读量:81下载量:40下载手机版

作者: 李柄辉 1, 2 訾豪 1 李路遥 1, 3 王朝阳 1, 3 任学群 3 郭毅 1

作者单位: 1.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循证与转化医学中心(武汉 430071) 2.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泌尿外科(武汉 430071) 3. 河南大学循证医学与临床转化研究院(河南开封 475000)

关键词: 方法学质量 偏倚风险 质量评估 方法学清单 评价工具 干预性研究 动物实验 观察性研究 质性研究 结果测量工具 系统评价 Meta分析 临床实践指南

DOI:10.12173/j.issn.1004-5511.2021.01.07

基金项目: 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重点专项(SQ2020YFF0426494,2016YFC0106300);武汉市卫健委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应急科研专项重点项目一类(EG20A02)

引用格式:李柄辉,訾豪,李路遥, 王朝阳, 任学群, 郭毅. 医学领域一次研究和二次研究的方法学质量(偏倚风险)评价工具[J]. 医学新知, 2021, 31(1): 51-58.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1.01.07.

Li BH, Zi H, Li LY, Wang CY, Ren XQ, Guo Y. Methodological quality (risk of bias) assessment tools for primary and secondary medical studies: what are they and which is better?[J]. Yixue Xinzhi Zazhi, 2021, 31(1): 51-58. DOI: 10.12173/j.issn.1004-5511.2021.01.07.[Article in Chinese]

摘要|Abstract

方法学质量(偏倚风险)评估是医学研究开始前的重要步骤。因此,准确判断研究类型是前提,选择合适的评价工具也很重要。本综述介绍了用于随机对照试验(包括个体和整群)、动物实验、非随机干预性研究(包括随访研究、有对照组的前后对照研究、前后对照研究、非对照纵向研究、间断时间序列研究)、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横断面研究(包括分析和描述性研究)、观察性病例系列和病例报告、比较效果研究、诊断性研究、卫生经济学评价、预测研究(包括预测变量研究、预测模型影响研究、预后预测模型研究)、质性研究、结果测量工具(包括患者-报告的结果测量发展、内容真实性、结构真实性、内部一致性、跨文化真实性/测量不变性、信度、测量误差、校标真实性、结构真实性假设检验、反应度)、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以及临床实践指南的方法学质量评价工具。通过本综述,读者可以区分医学研究的类型并选择适当的工具。全面掌握相关知识并多加练习是正确评估方法学质量的基本要求。

全文|Full-text

在20世纪,著名教授Cochrane A、Guyatt GH和Chalmers IG[1-3]的开创性工作使我们进入了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时代。在这个时代,如何检索、评价和使用最佳证据非常重要。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是科学总结一次研究数据最常用的方法[4-6],也是制定临床实践指南(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CPG)的基础[7]。因此,为了进行系统评价和/或Meta分析,评估原始研究的方法学质量非常重要。当然,在使用系统评价/Meta分析前评估其自身的方法学质量亦是关键。质量包括内部真实性和外部真实性,而方法学质量通常是指内部真实性[8-9]。内部真实性也被Cochrane协作网称为“偏倚风险(risk of bias,RoB)”[9]。

目前有三种类型的质量评价工具:量表、清单和条目[10-11]。2015年,Zeng等[11]研究了用于随机对照试验(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RCT)、非随机临床干预研究、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横断面研究、病例系列、诊断准确性研究(也称为诊断准确性试验;diagnostic test accuracy,DTA)、动物实验、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以及CPG的方法学质量工具。由于,现有评价工具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新工具也可能会出现,近年来也开发了新的研究方法,因此,有必要系统地研究用于评估方法学质量的常用工具,尤其是用于经济学评价、临床预测规则/模型和质性研究的工具。

本综述介绍了截至2019年12月的一次和二次医学研究的相关方法学质量(包括“RoB”)评价工具,表1列出了基本特征。希望本综述可以帮助证据的生产者、使用者和研究者。

表1 方法学质量(偏倚风险)评价工具的基本特征
Table   1. Basic characteristics of methodological quality (deviation risk)   evaluation tools

 1.jpg

注:AMSTAR,a measurement tool to assess systematic reviews,一种评估系统评价的测量工具;AHRQ,Agency For Healthcare Research And Quality,美国卫生保健和质量机构;AXIS,appraisal tool for cross-sectional studies,横断面研究评价工具;CASP,critical appraisal skills programme,文献严格评价项目;CAMARADES,the collaborative approach to meta-analysis and review of animal data from experimental studies,实验研究动物数据的Meta分析和系统评价协作网;COSMIN,consensus-based standards for the selection of health measurement instruments,基于共识的健康测量工具选择标准;DSU,decision support unit,决策支持部门;EPOC,the effective practice and organisation of care group,照护的有效实践与组织;GRACE,the god research for comparative effectiveness initiative,比较效果的优良研究;IHE,Canada Institute Of Health Economics,加拿大卫生经济学研究所;JBI,Joanna Briggs Institute,乔安娜·布里格斯学院;MINORS,methodological index for non-randomized studies,非随机研究的方法学指标;NOS,Newcastle-Ottawa scale,纽卡斯尔-渥太华量表;NMA,network meta-analysis,网状Meta分析;NIH,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CE,National Institute for Clinical Excellence,英国国家健康和临床优化研究所;PEDro,physiotherapy evidence database,物理治疗证据数据库;PROBAST,the prediction model risk of bias assessment tool,预测模型偏倚风险评估工具;QUADAS,quality assessment of diagnostic accuracy studies,诊断准确性研究质量评价;QIPS,quality in prognosis studies,预后研究质量;RoB,risk of bias,偏倚风险;ROBINS-I,risk of bias in non-randomised studies-of interventions,干预性非随机研究偏倚风险;ROBIS,risk of bias in systematic review,系统评价偏倚风险;SYRCLE,systematic review center for laboratory animal experimentation,动物实验系统评价研究中心;STAIR,Stroke Therapy Academic Industry Roundtable,美国卒中治疗学术产业圆桌会议小组;SIGN,The Scottish Intercollegiate Guidelines Network,苏格兰国家指南小组。

1 干预性研究

1.1 随机对照试验(个体或整群)

第一个RCT由Hill BA(1897-1991)设计,并成为迄今为止实验研究设计的“金标准”[12-13]。如今,随机试验的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于2008年制定并于2011年3月20日进行修订)是RCT中最常用的质量评价工具[9,14],被称为“RoB”。2019年8月22日(于2016年制定)发布了此工具的随机试验中评估RoB的修订版(RoB 2.0)[15]。RoB 2.0工具适用于个体随机、平行组和整群随机试验,可从专用网站https://www.riskofbias.info/welcome/rob-2-0-tool上获取。RoB 2.0工具包含五个偏倚领域,与原始Cochrane RoB工具相比有很大变化(附表1-A-B列出了这两个版本的主要条目)。

物理治疗证据数据库(PEDro)量表是专门用于RCT物理治疗的一种方法学评价工具[16-17],可在http://www.pedro.org.au/english/downloads/pedro-scale/获取,内容涉及11个条目(附表1-C)。照护的有效实践与组织(EPOC)是一个Cochrane评审小组,该小组开发了一种用于复杂干预随机试验的工具(称为“EPOC RoB工具”)。该工具有9个条目(附表1-D),可在https://epoc.cochrane.org/resources/epoc-resources-review-authors获取。文献严格评价项目(CASP)是牛津大学三重价值医疗保健中心(3V)的一部分,该产品组合提供资源以及学习和发展机会,以支持文献严格评价的发展(https://www.casp-uk.net/)[18-20]。RCT的CASP清单由三个部分组成,涉及11个条目(附表1-E)。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还开发了质量评价工具,用于对照干预研究(附表1-F),以评估RCT的方法学质量(https://www.nhlbi.nih.gov/health-topics/study-quality-assessment-tools)。

乔安娜·布里格斯学院(JBI)是一家独立的、国际性的、非营利性研究与开发组织,总部位于南澳大利亚州阿德莱德大学健康与医学学院(https://joannabriggs.org/)。它制定了许多重要的评估清单,涉及医疗保健干预措施的可行性、适当性、有意义性和有效性。附表1-G列出了针对RCT的JBI严格评估清单,其中包括13个条目。

苏格兰国家指南小组(SIGN)成立于1993年(https://www.sign.ac.uk/)。其目标是通过减少实践和结果的差异,基于当前证据的有效实践制定和传播国家临床指南,来提高苏格兰患者的卫生保健质量。它还制定了许多重要的评估清单,以评估包括RCT(附表1-H)在内的不同研究类型的方法学质量。

此外,Jadad量表[21]、改良的Jadad量表[22-23]、Delphi列表[24]、Chalmers量表[25]、英国国家健康和临床优化研究所(NICE)方法学清单[11]、Downs & Black清单[26],以及West等在2002年总结的其他工具[27],如今并不常用或不被被推荐使用。

1.2 动物实验

在开展临床试验之前,通常在动物模型中测试新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28],因此动物研究被视为临床前研究,具有重要意义[29-30]。同样,动物研究的方法学质量也需要评估[30]。1999年,最初的“美国卒中治疗学术产业圆桌会议小组(STAIR)”推荐了他们评估卒中动物研究质量的标准[31],该工具也称为“STAIR”。2009年,STAIR小组更新了标准,并制定了“确保高质量科学研究的推荐意见”[32]。此外,Macleod等[33]在2004年提出了一种基于STAIR的工具来评估动物研究的方法学质量,总分为10分,也称为“CAMARADES(实验研究动物数据的Meta分析和评价的协作方法)”;其中“S”以前代表“卒中(Stroke)”,现在代表“研究(Studies)”(http://www.camarades.info/)。在CAMARADES工具中,每个条目的最高得分为1分,而该工具的总得分最高为10分(附表1-J)。

2008年,荷兰动物实验系统评价研究中心(SYRCLE)成立,该团队基于原始的Cochrane RoB工具[34]开发并发布了用于动物干预性研究的RoB工具——SYRCLE的RoB工具。这个新工具包含10个条目,目前已成为评价动物干预性研究方法学质量最为推荐的工具(附表1-I)。

1.3 非随机研究

在临床研究中,RCT并不总是可行的[35]。因此,非随机设计仍然很重要。在非随机研究(也称为准实验研究)中,研究者控制参与者的分组,但未采用随机分组[36],包括随访研究。根据是否进行比较,非随机临床干预研究可以分为比较和非比较两种亚型,非随机研究的偏倚风险—干预性(ROBINS-I)评价工具[37]是首选推荐工具。开发此工具的目的是评估非随机干预性研究的偏倚风险,这类研究评估干预措施的相对有效性(损害或获益),但未采用随机方法将受试者(个体或整群)分配给各组。此外,JBI严格评估清单包括9个项目,也适用于准实验研究(非随机实验研究)。非随机研究的方法学指标(MINORS)[38]工具也可以被用于评价非随机研究,该工具共包含12个得分点;前8个条目可以用于非比较研究和比较研究,而后4个条目则适用于两组或多组的研究。每个项目的得分都从0到2,总体质量得分为16或24分。附表1-K-L-M分别列出了这三个工具的主要条目。

具有单独对照组的非随机研究也可以称为临床对照试验或前后对照研究。对于这种设计类型,EPOC RoB工具是合用的(附表1-D)。使用此工具时,“随机序列生成”和“分配隐藏”应记为“高风险”,而其他项目的评分可能与随机试验的评分相同。

没有单独对照组的非随机研究可以是前后对照研究、病例系列(非对照纵向研究)或间断时间序列研究。病例系列研究通常描述了一系列个体,接受相同的干预,并且没有对照组[9]。有几种工具可以评估病例系列研究的方法学质量。最新的一个工具是在2012年由Moga C等[39]使用加拿大卫生经济学研究所(IHE)研发的改良德尔菲技术开发的,因此,也被称为“IHE质量评价工具”(附表1-N)。此外,NIH也为病例系列研究开发了质量评价工具,其中包括9个项目(附表1-O)。对于间断时间序列研究,建议使用“EPOC间断时间序列研究RoB工具”(附表1-P);对于前后研究,建议使用NIH无对照组的前后研究质量评价工具(附表1-Q)。

此外,对于非随机干预性研究,Reisch工具(治疗研究评估清单)[11,40]、Downs & Black清单[26]以及Deeks等总结的其他工具[36],如今已不常用或不被推荐使用。

2 观察性研究和诊断研究

观察性研究包括队列研究、病例-对照研究、横断面研究、病例系列、病例报告和比较效果研究[41],可分为分析性研究和描述性研究[42]。

2.1 队列研究

队列研究包括前瞻性队列研究、回顾性队列研究和双向性队列研究[43]。有一些评估队列研究质量的工具,例如CASP队列研究清单(附表2-A)、SIGN队列研究清单(附表2-B)、NIH观察性队列研究和横断面研究质量评价工具(附表2-C),用于队列研究的纽卡斯尔-渥太华量表(NOS,附表2-D)和用于队列研究的JBI清单(附表2-E)。但是,Downs&Black清单[26]和NICE清单[11]现已不常使用或不被推荐使用。

NOS量表[44-45]由澳大利亚纽卡斯尔大学和加拿大渥太华大学之间合作研发,是目前评价队列研究最常用的工具,使用者可以根据特定主题进行修改。

2.2 病例-对照研究

病例-对照研究根据是否存在特定疾病或状况选择受试者,并寻找可能导致疾病或结局的早期暴露因素[42]。相比队列研究,它的优势在于不会出现受试者“脱落”或“失访”的问题。目前,有一些可评估病例-对照研究方法学质量的工具,包括CASP病例-对照研究清单(附表2-F)、SIGN病例-对照研究清单(附表2-G)、NIH病例-对照研究质量评价工具(附表2-H),JBI病例-对照研究清单(附表2-I)和NOS病例-对照研究量表(附表2-J)。其中,NOS也是当今最常用于评价病例-对照研究的工具,并且可以根据特定的主题进行修改。

此外,Downs&Black清单[26]和NICE清单[11]现已不常用或不被推荐使用。

2.3 横断面研究(分析性或描述性)

横断面研究是用来提供某个时间点特定人群中疾病和其他变量的研究。它可以分为分析性和描述性。描述性横断面研究仅描述特定人群在某个时间点或一段时间内的病例或事件的数量;而分析性横断面研究可用于推断疾病与其他变量之间的关系[46]。

为了评估分析性横断面研究的质量,目前推荐的工具有NIH质量评价工具(附表2-C),JBI分析性横断面研究评估清单(附表2-K)和横断面研究评价工具(appraisal tool for cross-sectional studies,AXIS工具,附表2-L)[47]。AXIS工具是一项评估研究设计和报告质量以及偏倚风险的工具,该工具于2016年开发,包含20个条目。在这三种工具中,JBI清单是最常用的一种。

通常使用描述性横断面研究来描述疾病的患病率和发病率。因此,用于分析性横截面研究的评价工具并不适用。只有很少的质量评价工具适用于描述性横断面研究,例如用于报告流行率数据研究的JBI量表[48](附表2-M),美国卫生保健质量和研究机构(AHRQ)用于评估横断面研究/患病率研究的方法学量表(附表2-N),以及Crombie用于评估横断面研究质量的条目[49](附表2-O)。其中,JBI工具是最新的。

2.4 病例系列和病例报告

与上述干预性病例系列不同,病例报告和病例系列用于报告新发疾病或独特发现[50]。因此,它们属于描述性研究。仅有JBI清单这一种工具用于病例报告的方法学质量评价(附表2-P)。

2.5 比较效果研究

比较效果研究(comparative effectiveness research,CER)比较了某医疗条件的替代治疗方案真实世界情况下的结果[51]。它的关键要素包括效果的研究(在真实世界中的效果),而不是效力(理想效果),以及替代策略之间的比较[52]。2010年,比较效果的优良研究(GRACE)团队成立并制定了相关原则,以帮助医疗保健提供者、研究人员、期刊读者和编辑者评估观察性比较效果研究的质量[41]。2016年,发布了GRACE清单5.0版(附表2-Q),用于评估CER的质量。

2.6 诊断性研究

临床医生使用诊断试验(也称为“诊断准确性试验,DTA”)来确定患者是否存在某种状况,从而制定适当的治疗计划[53]。DTA在设计方面具有一些独特的特征,这些特征不同于标准的干预性研究和观察性研究。2003年,Whiting等[53-54]开发了一种评估DTA质量的工具,即诊断准确性研究质量评估(quality assessment of diagnostic accuracy studies,QUADAS)工具。2011年,推出了修订的“QUADAS-2”工具(附表2-R)[55-56]。此外,该领域常用的评价工具有CASP诊断清单(附表2S)、SIGN诊断研究清单(附表2-T)、JBI诊断准确性试验评估清单(附表2-U)和Cochrane诊断准确性试验偏倚风险评估工具(附表2-V)。

其中,Cochrane偏倚风险工具(错误!超链接引用无效。)基于QUADAS工具,而SIGN清单和JBI清单则基于QUADAS-2工具。目前QUADAS-2工具是最为推荐的工具。在2004年Whiting等 [53]综述中提及的其他相关工具如今已不再使用。

3 其他类型一次研究

3.1 卫生经济学评价

卫生经济学评价研究比较了替代干预措施的资源使用、成本和健康影响[57]。它着重于确定、衡量、评估和比较两种或多种替代干预方案的资源使用、成本和效益/效果[58]。如今,卫生经济学研究越来越受欢迎。当然,其方法学质量也需要在使用之前进行评估。Drummond和Jefferson在1996年开发了第一个进行此类评估的工具[59],之后,许多工具根据Drummond的条款或其修订版[60]被开发出来。例如SIGN经济学评价清单(附表3-A),CASP经济学评价清单(附表3-B)、JBI经济学评价清单(附表3-C)和NICE用于经济学评价的方法清单(附表3-D)等。

我们认为综合健康经济评估报告标准(consolidated health economic evaluation reporting standards,CHEERS)声明[61]属于报告工具,而不是方法学质量评价工具,因此不建议使用它来评估卫生经济学评价研究的方法学质量。

3.2 质性研究

在医疗保健领域,质性研究旨在理解和解释个人经历、行为、互动和社会环境,以解释感兴趣的现象,例如患者和临床医生的态度、信念和观点,照顾者与患者之间的人际关系,疾病经历,以及患者痛苦的影响[62]。与定量研究相比,用于质性研究的评价工具更少。如今,CASP质性研究清单(附表3-E)是最常用的工具。此外,JBI质性研究清单[63-64](附表3-F)和英国国家社会研究中心的质性研究评估框架[65](附表3-G)也同样适用。

3.3 预测研究

临床预测研究包括预测因子发现(预后因素)研究,预测模型研究(研发、验证以及扩展或更新)和预测模型影响研究[66]。对于预测因子发现研究,可以使用预后研究质量(quality in prognosis studies,QIPS)工具[67]评估其方法学质量(附表3-H)。对于预测模型影响研究,如果使用随机比较设计,则可以使用RCT评价工具,如RoB 2.0工具。如果使用非随机比较设计,则可以使用非随机研究工具,如ROBINS-I工具。对于诊断和预后预测模型研究,可以使用预测模型偏倚风险评价工具(prediction model risk of bias assessment tool,PROBAST;附表3-I)[68]和CASP临床预测规则清单(附表3-J)。

3.4 文献和专家观点

基于文献和专家观点的证据(也称为“非研究证据”)来自各种期刊、杂志、专著和报告中出现的专家观点、共识、论述、评论以及假说[69-71]。如今,只有JBI清单可用于评估文献和专家观点的质量(附表3-K)。

3.5 结局测量工具

结果测量工具用于收集测量结果。“工具”一词涵盖的范围很广,可以指问卷(例如患者报告的生活质量结果、观察(例如临床检查的结果)、量表(例如视觉模拟量表)、实验室检查(例如血液检查)和影像学(例如超声或其他医学成像)[72-73]。测量可以是主观的或客观的,可以是一维的(例如态度)或多维的。目前,只有基于共识标准选择健康测量工具(COSMIN)偏倚风险量表[74-76](https://www.cosmin.nl/)这一种工具适合评估结果测量工具的方法学质量,附表3-L列出了其主要项目,包括患者报告结果测量(patient-reported outcome measure,PROM)的发展(附表3-LA)、内容真实性(附表3-LB)、结构真实性(附表3-LC)、内部一致性(附表3-LD)、跨文化真实性/测量不变性(附表3-LE)、信度(附表3-LF)、测量误差(附表3-LG)、校标真实性(附表3-LH)、结构真实性假设检验(附表3-LI)和反应度(附表3-LJ)。

4 二次研究

4.1 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

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是总结当前医学文献的科学方法[4-6],其最终目的和价值在于促进医疗保健[6,77-78]。Meta分析是一个将多项研究结果合并的统计过程,通常是系统评价的一部分[11]。当然,在使用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之前,必须进行严格的评价。

1988年,Sacks等开发了第一个评估基于RCT的Meta分析的质量工具——Sack质量评估清单(sack’s quality assessment checklist,SQAC)[79];1991年,Oxman和Guyatt开发了另一个工具——概述质量评估问卷(overview quality assessment questionnaire,OQAQ)[80-81]。为了克服这两个工具的缺点,2007年,基于这两个工具开发了一种评估系统评价的评价工具(a measurement tool to assess systematic reviews,AMSTAR)[82](https://www.amstar.ca/)。但是,初始版本的AMSTAR工具并未包含对非随机研究偏倚风险的评估,专家组认为修订应针对系统评价的所有方面。因此,2017年发布了用于评价随机和非随机研究的新工具——AMSTAR 2[83],附表4-A列出了其主要项目。

此外,CASP的系统评价清单(附表4-B)、SIGN的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评价清单(附表4-C)、JBI的系统评价与研究整合评价清单(附表4-D)、NIH的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质量评价工具(附表4-E)、英国约克大学决策支持单位(decision support unit,DSU)网状Meta分析(NMA)方法学清单(附表4-F)和系统评价偏倚风险(risk of bias in systematic review,ROBIS)[84]工具(附表4-G)都可用于系统评价与Meta分析的质量评价。其中,最常用的是AMSTAR 2、最常建议使用的是ROIBS。

在这些工具中,AMSTAR 2适用于评估随机或非随机干预性研究的系统评价和Meta分析,DSU-NMA方法清单适用于网状Meta分析,而ROBIS适用于干预性研究、诊断准确性试验、临床预测和预后研究的Meta分析。

4.2 临床实践指南

CPG很好地融入了临床医生和专业临床组织的观念或经验[85-87];并将科学证据纳入临床实践[88]。但是,并非所有的CPG都是基于证据的[89-90],其质量也参差不齐[91-93]。到目前为止,已经开发了20多种评价工具[94]。其中,指南研究与评价工具(AGREE)可作为开发临床途径评价工具的基础[94]。AGREE工具于2003年首次发布[95],并于2009年更新为AGREE II工具[96](https://www.agreetrust.org/)。现在,AGREE II工具是用于评价CPG最为推荐的工具(附表4-H)。

此外,基于AGREE II,开发了AGREE全球评级量表(agree global rating scale,AGREE GRS)工具[97],作为评估CPG质量和报告的简要工具。

5 结语

目前,循证医学已被广泛接受,医护人员的主要注意力在于“从证据到建议”[98-99]。因此,在使用之前对证据进行严格的评价是该过程的关键[100-101]。1987年,Mulrow CD[102]指出,医学综述需要常规使用科学的方法来识别、评估和综合信息。故在使用研究结果之前,必须对研究进行方法学质量评估。尽管自第一个质量评价工具问世以来已经过去了20多年,但许多用户仍然误解了方法学质量和报告质量。其中,有人使用报告清单来评估方法学质量,例如使用报告临床试验的统一标准(consolidated standards of reporting trials,CONSORT)声明[103]来评估RCT的方法学质量,使用流行病学观察性研究增强报告(strengthening the reporting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 in epidemiology,STROBE)评价队列研究方法学质量[104]。这种现象表明,需要对医学生和专业人员进行更多的临床流行病学普及教育。

方法学质量工具应根据不同研究类型的特征开发。本文中,我们使用“methodological quality”“risk of bias”“critical appraisal”“checklist”“scale”“items”和“assessment tool”在NICE网站、SIGN网站、Cochrane图书馆网站和JBI网站中进行搜索。在此基础上,在PubMed中检索了“systematic review”“meta-analysis”“overview”和“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与本团队之前的系统评价[11]相比,我们发现一些工具仍被推荐和使用,某些工具仍在使用但未被推荐,而有些则被淘汰[10,29-30,36,53,94,105-107]。这些工具极大地推动了临床实践的发展[108-109]。

此外,相较本团队既往研究成果[11],本文列出了更多的工具,尤其是2014年之后开发的新工具和最新修订版。当然,我们还调整了研究类型分类的方法。首先,2014年,NICE提供了7个方法学检查清单,但现在仅保留和更新了经济学评价清单。此外,Cochrane RoB 2.0工具、AMSTAR 2工具、CASP清单和大多数JBI清单都是最新修订版;NIH的质量评价工具、ROBINS-I工具、EPOC RoB工具、AXIS工具、GRACE清单、PROBAST、COSMIN偏倚风险清单和ROBIS工具都是新发布的工具。其次,本文还介绍了用于评价网状Meta分析、结果测量工具、文献和专家观点、预测研究、质性研究、卫生经济学评估和CER的工具。第三,我们将干预研究分为随机和非随机两种亚型,然后将非随机研究进一步分为有对照组和无对照组;此外,还将横断面研究分为分析性和描述性两种亚型,病例系列分为干预性和观察性两种亚型。这些分类更加客观和全面。

显然,适用于RCT的评价工具数量最多,其次是队列研究。JBI的适用范围最广[63-64],CASP紧随其后。但是,仍需进一步努力来开发评价工具。对于某些研究类型,仅有一种适用的评价工具,例如CER、结果测量工具、文献和专家观点、病例报告和CPG。此外,对于许多研究类型,例如概述、遗传关联研究和细胞研究,都没有合适的评价工具。而且现有些工具尚未被学界完全认可。将来,如何开发公认的工具仍然是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工作[11]。

本综述可以帮助系统评价、Meta分析、指南和证据使用者等专业人员在产生或使用证据时选择最佳工具。而且,方法学家可以获得开发新工具的研究主题。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明白,所有评价工具都是主观的,使用这些工具时会受到用户的技能和知识水平的影响。因此,用户必须接受正规培训(必须具备相关的流行病学知识),具有严谨的学术态度,并且至少应由两名独立的审阅者参与评估和交叉检查,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出现实施偏倚[110]。

附表中文版位置说明

附表1:干预性研究评估工具及其主要组成部分

附表2:观察性研究和诊断研究评估工具及其主要组成部分

附表3:医学领域其他的一次研究评估工具及其主要组成部分

附表4:医学二次医学研究评估工具及其主要组成部分

参考文献|References

见原文。

热门文章

《医学新知》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主管,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和中国农工民主党湖北省委医药卫生工作委员会主办的综合性医学学术期刊,国内外公开发行。

官方公众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